1951年創刊 國家檔案局主管

投稿
首頁 > 業務 > 正文

《中國戰區受降檔案》編輯手記

中國戰區受降

作為歷史名詞,“中國戰區”具有特定的歷史涵義,也有著特殊的形成、演變過程。從事后追溯的角度看,對日抗戰的中國戰區早在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即已肇端。但由于當時世界局勢復雜多變,法西斯陣營和反法西斯陣營的分化遠未明朗,此后的很長時間,中國人民抗日戰爭長期得不到外部的有效支持和戰略協助,幾乎處于孤軍奮戰的困難境地。直到太平洋戰爭爆發,中國抗戰被納入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后,完全意義上的“中國戰區”才正式形成。1941年12月31日,美國總統羅斯福征得英、荷等同盟諸國同意,致電蔣介石,倡議成立中國戰區最高統帥部。蔣介石旋即復電羅斯福,表示接受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職位,并于1942年1月5日在重慶正式就職。中國戰區最高統帥部的成立,既是國際社會對中國抗戰光榮歷史和重要地位的承認,也促進了反法西斯陣營在亞太地區的密切合作。按照同盟國的集體決定,中國戰區的范圍,除中國本土外,還“包括越南、泰國及將來可為同盟國所控制之區域在內”。

“二戰”后期,隨著反法西斯戰爭的節節勝利,同盟國也將促成軸心國無條件投降及戰后懲治法西斯等提上議事日程,并作出了戰后對日本占領區實行分區受降的部署。按照盟軍最高統帥部《第一號命令》的規定,中國戰區承擔對除東北地區(劃入蘇聯遠東戰區受降范圍)之外的整個大陸淪陷區、臺灣地區和越南北緯16度以北的地區共128萬余日軍的受降任務。日本投降伊始,國民政府即任命中國陸軍總司令何應欽為中國戰區受降主官,并先后任命各受降區受降主官,長達半年余的中國戰區受降由此拉開序幕。

嚴格來說,中國戰區受降可以分為中國戰區總受降和各地分區受降兩部分,也可以說兩個層次。中國戰區總受降是盟國對日受降的有機組成部分,從具體過程來看,又分為芷江洽降和南京受降兩個階段,由中國陸軍總司令部和駐華日軍最高指揮系統直接進行。中國軍方高層最早約談日本軍方高層,交代、部署受降事宜,1945年8月21日的芷江洽降無疑具有重要的歷史地位,但有人將芷江洽降等同于中國戰區總受降,這是不對的,它其實只是中國戰區總受降的序幕,真正的總受降是南京受降。繼1945年9月2日盟國對日總受降儀式在東京灣密蘇里艦上舉行后,9月9日,中國戰區對日總受降(即南京受降)儀式在南京原陸軍軍官學校大禮堂內隆重舉行,駐華日軍最高指揮官岡村寧次代表日本政府和軍方在投降書上簽字。

南京受降后,此前已經明確劃分的16個受降區的對日受降工作亦陸續展開。此次參與分區受降的除各戰區(當時第四戰區已取消,第八戰區地處西北,未參與受降,實際參與受降的是10個戰區)外,還有中國陸軍總司令部所轄的4個方面軍,以及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和臺灣警備總司令部(行政長官陳儀兼警備總司令),共15個受降單位(其中第十一戰區同時負責平津地區和青島、濟南地區2個受降區的受降工作)。其中,第一方面軍在北越的受降和陳儀主持的臺灣地區受降,由于其特殊性,最為引人注目。

中國戰區受降的內容非常豐富,除了作為亮點的受降儀式外,還包括對受降事宜的規劃、協商,對日軍的繳械和暫時安置,對日偽機構、財產的接收、改組,對偽軍的處置,對日俘、日僑的遣返,以及對日本戰犯嫌疑人的調查、抓捕等內容。值得指出的是,中國共產黨倡導、堅持和維護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獨立發動、長期領導廣大軍民抗戰,在抗日戰爭中發揮了中流砥柱作用,并得到眾多盟國人士的肯定,理應有權參與國民政府的對日受降。但是,日本投降后,國民黨出于自身利益的考慮,強行剝奪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的抗日武裝的受降權,中共被迫沖破國民黨的阻撓,組織八路軍、新四軍及其所掌握的其他抗日力量就近展開對日偽軍的自主受降,這也是中國戰區受降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檔案概況

如前所述,作為抗日戰爭的尾聲,規模宏大的中國戰區受降無疑是中國近代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值得大書特書。但是由于種種原因,長期以來,這段歷史并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國人所知甚少。在有關領導的關注和支持下,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將館藏中國戰區受降檔案納入編輯出版計劃。

檔案史料編輯出版是檔案利用的重要方式,在這方面,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有著深厚的傳統和專業的團隊,也積累了不少的經驗。編輯本書,要盡量保證將相關檔案最大程度上完整地收入,避免以后再做補編或續集。為此,編輯人員通過館藏檔案檢索系統,對受降、投降、接收及相關戰區、部隊番號、將官名稱等關鍵詞依次檢索,反復查核,以免遺漏。經過前期搜羅所得,館藏中國戰區受降檔案分布相對集中,以民國“國防部史政局”藏檔為主體,其他一些軍事機構全宗亦有分布。尤其令人欣喜的是,二史館比較完整地保存了中國戰區總受降及各分區受降的官方報告書(其中臺灣警備總司令部編印的《軍事接收總報告》主體部分厚達600余頁,但也有若干受降區如北越地區、包綏地區,尚未發現此類檔案,只能付之闕如),為世人綜合了解這段歷史提供了幫助。檔案類型也比較豐富,除受降報告外,還有一些重要的受降文電(如1945年8月15日蔣介石以“中國戰區最高統帥”名義向侵華日軍最高指揮官岡村寧次發出的招降電令)以及相關地圖、圖片(如第二戰區山西地區受降報告中有大量圖片),另有一些日軍部隊投降過程中形成的日文檔案。在編輯過程中,僅剔除了少量嚴重破損、無法利用及內容重復的檔案,最大程度上保持了完整性。

檔案史料編輯主要有文字本和影印本兩種,影印本因為其原真性,比較受學界歡迎。要編出好的影印本,編者對于編輯對象必須有充分的了解。為此,本書編者盡可能多地查閱了已經出版的相關著述,并對一些細節問題進行了必要的考證和澄清。比如,關于各受降區的順序及其名稱,就有許多不同的甚至不恰當的說法。有的資料根據中方備忘錄最初向日方提供的受降區的順序,將各受降區分為“第一受降區”至“第十五(或十六)受降區”,實際上那只是出于告知的方便,以大致由南到北、由西向東的順序做的權宜安排,并非真有先后之分,更何況在受降過程中,有的受降區的受降范圍還有過很大的變動(如同在河南受降的第一戰區和第五戰區)。本書編委會經過細致考證和深入探討,認為本書收錄的《中國戰區陸軍總司令部處理日軍投降文件匯編》所附統計表冊中的順序和名稱比較符合各地區受降的實際情形,最為合理,決定以此為依據進行單元編排??偟膩碚f,先中國戰區總受降(第一單元),后各分區受降;分區受降按照受降單位先10個戰區,后4個方面軍,最后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及臺灣警備總司令部的順序,分為15個單元;單元標題采用受降單位與受降地區聯合的形式,如“第一戰區新鄭地區受降”“第一方面軍越北地區受降”等等。由于各單元檔案數量極不平衡,有的一個單元分為數冊,有的則是幾個單元并為一冊。

檔案的編目也非常重要,這考驗的是編輯人員在檔案閱讀、編輯方面的基本功。本書編目的難度主要在于相關文電方面。原來的電子檔案只編目到卷一級,許多案卷內容比較繁雜,需要逐件梳理出層次,解決文件錯亂、文字潦草、信息不完整等問題,按照編目規范擬定精確的標題,并歸入相應的類別,以便于整體編排。此外,由于本書為繁體版,還要糾正在簡繁字轉換過程中出現的文字和標點方面的錯誤。

與出版方密切合作

南京出版社是一家有著豐富歷史文獻出版經驗的地方出版社。在合作之初,雙方便將“出精品”確定為編輯出版《中國戰區受降檔案》的共同目標。2015年6月,南京市出版社申報的《中國戰區受降檔案》項目成功入選由中宣部和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審核確定的“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重點出版物”,為該書的精編精印提供了有力的支持。同處南京的地利條件,又使雙方遇事可以很方便地面對面協商,共同解決。在編輯出版過程中,雙方密切配合,建立了良好的合作關系。

為了使書籍既保持歷史檔案的原貌,又便于閱讀、利用、收藏,在編輯這套書的過程中,經雙方協商,出版方進行了三次較大調整。

第一,編輯之前,全套書初定10冊,前9冊是為相關文字檔案,最后一冊收錄受降圖片。但這種編排方式會拆散原本完整的卷宗,不符合檔案整理的要求,不利于檔案史料的利用,也會破壞全書的整體編排體例。綜合考慮之后,出版社決定仍按原方案編排。

第二,編輯過程中發現有一部分電子檔案雙頁整體掃描,需要裁切放大使用,這樣所收錄的史料將由初定的3000頁增加到4800頁。為了保證檔案資料的完整性,出版社決定將全書由10冊增至12冊。

第三,為最大程度保持檔案的原貌,尤其是字跡、印章的原色,出版社決定由原先黑白印刷改成全彩影印。

此外,為保證書中一些地圖、表格等大尺寸檔案的完整性、美觀性,出版社還專門為該書設計了折頁。另有部分圖表,在不影響檔案信息完整性的前提下,酌情做了裁切。因為檔案年代久遠,存在著背透現象,出版社考慮到背透也是歷史縱深感的一種體現,一般未加處理,但對于嚴重影響閱讀的地方,也做了一些謹慎的技術處理,最大程度做到了檔案原真性、美觀性和利用價值的統一。

作者單位: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中國檔案
0
同花顺e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