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1年創刊 國家檔案局主管

投稿
首頁 > 業務 > 正文

蘇州園林檔案館征集實踐

蘇州是著名的歷史文化名城,以山水秀麗、園林典雅而聞名天下。這座園林城市還擁有全國唯一的園林檔案專業機構——蘇州園林檔案館,該館是蘇州園林風景和城市綠化檔案的集中保管地。

專業檔案館是我們國家為專門管理某一方面或某一特殊專業和技術活動中形成的檔案而設置的檔案館。收藏以本系統、本專業檔案為主,專業性、技術性和特色性較為突出。

專業分類 彰顯特色

2000年,蘇州園林檔案館成立之初的檔案全部接收自蘇州市園林和綠化管理局機關綜合檔案室的科技檔案以及園林系統內轉制、撤銷單位(蘇州花木盆景公司、蘇州綠化發展公司、蘇州園林花卉市場、園林苗場、虎丘苗場、蘇州園林旅游服務公司、蘇州園林科研所等)的文書檔案。2003年,蘇州園林檔案館制定了《蘇州園林檔案館檔案分類方案》,將館藏檔案分為綜合類、園史類、園林建筑藝術類、綠化建設類、科研教育類、園林出版物、展覽活動類、園林基本建設類8個類別進行整理歸檔入庫。其中,特殊載體檔案包括底圖、照片、底片、聲像、光盤、航攝大圖、幻燈片和實物。

無論是國家綜合檔案館還是地方專業檔案館,館藏是一個檔案館立身的根本和基礎。蘇州園林檔案館雖然富有特色,但由于建館時間短,規模較小,相對來說“家底”略薄,不夠豐厚,也缺乏鎮館之寶。如果滿足現狀,僅僅守著已有的數千卷檔案顯然是遠遠不夠的。

對于全國為數不多的專業檔案館來說,能夠體現本專業、本行業的科技檔案和文化檔案尤為重要。圍繞專業中心,延伸檔案的深度和拓寬檔案的廣度,收集更多的園林史料、舊影、文獻和憑證顯得尤為重要。

創新思維 廣泛征集

征集流散在社會、民間甚至海外有價值的園林歷史、文化、科技檔案和相關文獻資料是園林檔案館工作的重要內容,也是豐富、優化館藏必不可少的補充手段。一份檔案,從發現征集線索到安全進館,其征集過程并不都是一帆風順的,不僅需要有利時機,更有賴于平時的觀察積累以及對各類信息的高度敏感和捕捉。

蘇州園林檔案館加大征集力度,拓展收集渠道。主動與古建專家、園林學者、園主后人、收藏玩家等廣泛聯系、緊密合作,除采用購買、捐贈、交換等傳統手段,還通過舉辦展覽、調劑藏品、參與競拍、網上交流等新方法、新渠道,注重多主題、多品種、多材質檔案資料的收集,極大地豐富了檔案館藏。尤其是名園名人檔案、園林門票檔案、古籍舊刊影照、園主手稿信札等的征集,收獲頗豐。

1.名園名人檔案

中國四大名園之一的留園,清末為郵傳大臣、“中國商父”、著名實業家、慈善家盛宣懷的私家花園。從其父盛康買下留園到盛宣懷修葺打理再到最后永別留園停槨于盛家祠堂的近百年,正是清末政府衰微、民國時局動蕩、洋務運動興起、新舊時代交替的一段歷史,期間發生的種種散見于史書、府志、家譜、舊刊、電報、日記等,而這些無疑是研究名園歷史的第一手資料。蘇州園林檔案館與盛氏后人保持密切聯系,得到了許多信息和線索,也取得其信任和理解。通過多年以誠待人和與其孫輩及曾孫輩20余后人交友交心、建立感情,并通過座談、走訪、書信、電話等交流溝通,征得盛宣懷手書信札、守制名剌、公文書柜、盛氏家譜、盛檔叢書、愚齋藏書、人物畫像等;與上海圖書館合作,復制編研《盛檔與留園》。2016年,通過策劃編輯,支持盛宣懷曾孫、蘇州科技大學盛承懋教授出版《盛氏家族·蘇州·留園》,向其家族、世交及姻親的海內外后裔征集到多幅珍貴的民國老照片和家族名人邵洵美手稿,極大地豐富和補充了名園和名人的第一手檔案資料,為在盛家祠堂設立留園歷史文化展打下基礎。

2.園林門票檔案

蘇州園林門票檔案是園林檔案館的又一特色檔案。門票是入園參觀的憑證。蘇州園林自新中國成立之初開放至今,使用過上千種門票。蘇州園林檔案館自2000年成立后開始收集園林門票,有了一定的積累。但是早期門票和特色票證、各類游園券、紀念券、“文革”券、優惠券等基本空缺,即使現代使用的各園門票也缺失較多,不成系統。如能將蘇州園林開放60多年間各個年代的園林門票收羅齊全,無疑可以編就一部蘇州園林別史。半個多世紀以來,蘇州園林門票從最初的售價3分、5分到現在的淡旺季價格數十元到上百元,見證了社會經濟的發展和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物價指數的變動。這些鮮活的檔案窺斑見豹,真實而生動地講述著老百姓自己的故事。確立目標后,蘇州園林檔案館轉變思路、大膽創新,跳出檔案界、園林界,面向全社會發布征集公告,長期、廣泛征集蘇州園林(包含蘇州古典園林、風景名勝、公園)和綠化建設有價值的文字資料、照片、聲像、實物等檔案資料,以進一步豐富檔案館藏,弘揚園林文化。

事實證明,效果明顯。一方面,廣而告之,讓社會各界都知曉了中國蘇州有個園林檔案館,起到宣傳效應。另一方面,廣泛交友、吸引同好,提高關注度,得到民眾積極響應。征集公告在《新民晚報》《揚子晚報》《江南時報》等媒體發布后收到熱心人士的電話、信件,即陸續收到符合要求和具有多重價值的檔案物品,填補了不同時段的館藏空白。此外,上門拜訪業界知名藏家,除江蘇、浙江、上海等長三角地區,還遠赴天津,專程拜訪門票收藏大家孟昭懷先生。孟老先生將畢生收藏大方示人,為蘇州園林檔案館補充了70年代初期特展門票和旅行社專用門票,收獲頗豐。與收藏協會、門票協會溝通交流,參加券友聚會,舉辦專題座談,參與網上競拍、舊貨市場淘寶、民間藏寶調劑、委托定向收購等,都是園林檔案館的創新實踐,并都收到了實效。

3.古今中外文獻

蘇州園林檔案館除了征集園林歷史、科技、文化檔案,還收集與園林規劃、建設、修復、監測、研究相關的文獻資料、出版書籍和內部刊物,這些雖然不是檔案,卻是檔案之外的必要補充,也是檔案館藏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收購古籍舊書、海外圖書、抄本印稿也是蘇州園林檔案館每年的征集工作。近幾年來,通過書商、網店、書城、書店淘購,覓得一批珍版、絕版好書。如影印明刊本《輸廖館集》、宣統版《中國地理》、早期英文版《中國園林》《中國名勝》《園庭畫萃》、珍印稿本《鶴廬印存》、民國初年版《履園叢話》《虎丘百詠》《寒山留緒》《木瀆小志》《靈巖手冊》《古吳勝跡》《蘇州指南》《石湖居士集》《四歐寶笈》、商務印書館珂羅版《文徵明圖詠拙政園冊》、民國《庭園學》油印教科書等。中文版書籍除了大陸簡體字版,還通過臺灣友人征集到寶島臺灣出版的3期《漢聲》繁體字版雜志?!稘h聲》雜志享譽全球文化界,被美國著名的《時代周刊》雜志評為“最佳行家出版物”。30多年前臺灣和大陸尚未實現“三通”,1981年出版的《漢聲》雜志以游園的方式介紹了蘇州網師園、留園及“中國古典園林——蘇州園林之美”。兩岸對蘇州園林的研究成果都已納入蘇州園林檔案館藏。

國外對中國園林特別是蘇州園林的研究其實從清末就開始,園林檔案館近年來的征集范圍亦向海外輻射,與民間藏書家和書商建立了長期良好的合作關系,通過他們提供的線索,從國外購買園林專著。陸續征購到多語種、多版本園林圖書資料,包括英文、法文、德文、俄文、日語、韓語、瑞典語、西班牙語等各語種書籍,出版年份從20世紀20年代到2015年,囊括了近一個世紀西方國家關于中國園林的著述。其中,1938年紐約出版的《Chinese Garden》有蘇州園林及中國其他園林名勝大幅圖片近50幅,當時西方攝影技術和印刷技術的發展,使這些園林早期影像得以保存下來,成為人們研究園林原貌難得的圖像資料,尤其珍貴。蘇州園林檔案館已經成為國內具有一定規模的中外園林專業書籍庫。

園林舊影、名勝說明書、導游手冊、中外明信片、城市地圖、名人印譜、碑刻拓片等都作為征集的重要內容,經過數年收羅累積,充實了雖小但有內涵的專業檔案庫房。如怡園主人顧文彬手書跋、顧公碩手書稿和周瘦鵑、鄭逸梅、陶冷月三老罕見合影、汪星伯手稿、國立中央大學地質系考察蘇州古典園林攝影、名勝古跡老照片、嘉慶年烏金舊拓本《寒碧莊記》、世界文化遺產樹葉畫、園林模型等,補缺增色,大大提高了園林檔案館的藏品層次和歷史價值。

制定標準 規范移交

蘇州園林檔案館與上級主管單位蘇州市園林和綠化管理局聯合下發《蘇州園林專業檔案移交接收辦法》,規定了園林系統內部單位移交園林專業檔案的范圍、時間和方法。規范本系統、本專業檔案管理工作。密切關注園林系統重大活動,提早介入,及時收集IFLA大會、創建國家生態園林城市、蘇派盆景雙年展、園林重大維修、景區開發擴建、園藝博覽會、盆景插花國際大賽、百年石路、園林雅集等活動的檔案資料。開展園林口述檔案采集,重點加強對動態影像檔案的制作、收集工作,跟蹤拍攝活動現場。同時,由專人負責收集主流媒體關于蘇州園林、綠化、檔案的信息報道和視頻資料,從而更直接、更廣泛地獲取檔案信息和征集線索。

展望未來,蘇州園林檔案館將抓住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的機遇,秉承傳統、開拓創新、銳意進取,以塑造園林檔案品牌形象、保護優秀傳統文化為目標,筑建中國園林的記憶寶庫,做強做優“全國唯一”的品牌,向世界提供更加豐富生動的園林信息、知識、技藝,使園林檔案文化煥發出新的活力。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中國檔案
0
同花顺e配资